丧猫

所有人都在讨好我,而我只想取悦你。


自己写的车自己都不好意思看,这说明我还很少女吧?🤔🤔


Title:非正常关系
【车】

竟然屏蔽我,哼

能把名字和你并在一起,已是倾尽夙愿。

“这么多年你到底爱过他吗?”
“嘘,别问。”

破车 不想取标题

洛丽塔

六月的骄阳炙烤着万物,在这个月份,人们总是容易表现得焦躁不安。

作为刚从海外空降过来的设计总监禹智皓,无暇顾及那些在他背后闲言碎语的小职员,也懒得玩什么“新官上任三把火”的老梗,现在最令他焦头烂额的是下个月全城瞩目的珠宝展,既要让手下的人信服还得让新boss满意,可以说是真切地时间紧任务重了。其实这种场面他应对过多次了,被业界看好的“新秀”又怎么可能没点真本事呢,只是常年生活在湿冷的挪威,突然到了这么干燥的环境,还真有点水土不服。

禹智皓快速地翻看自己以前的作品盼着能找到点灵感,可是他心里知道在这样焦灼的情绪下是画不出什么好作品的,干脆扔掉笔杆子,颀长的双腿交叉搭在办工作桌沿上,把画册抱在胸前,食指一下又一下地敲击着纸面。

只是没一会儿就被一个清脆的声音分了神。
“妈妈,你怎么还没下班啊?”
稚嫩的男声带着点撒娇的语气从半合的玻璃门外传进来。不知怎的整个人就像被淅淅的雨浇了个透心凉,燥热感荡然无存舒爽无比,因着极强的好奇心,禹智皓随手抄起一份文件就大步流星地朝那声音的源头走去,总裁办公室。

佯装交文件的禹智皓礼貌地叩了三下门,推门进去果然看到一个穿着蓝白校服的娟秀少年,正侧坐在真皮办公椅的扶手上,手臂挽着女总裁的胳膊,眉头微皱似要抱怨。

“总监,我有个idea要跟您讨论一下。”
“好的,稍等一下。”
其实禹智皓是有些惊讶的,来公司这些天都只看到这位总裁如何雷厉风行,如何干净利落,却从未看过如此女性化的一面,她温柔地握着那孩子的手,宠溺的眼神毫不掩饰。

“小经,妈妈不是让你在停车场等一会儿吗?”
“我等了啊,等了十分钟你都不下来,说好今天我生日要早点下班陪我吃饭的,妈妈又食言,哼!”说完下嘴唇无意识地嘟起来,可爱至极。
“你去那边沙发上等一会儿,妈妈跟叔叔交代几句咱们就走。”
“嗯”
自看到朴经的第一眼,禹智皓的目光就未从他身上移开过,少年身上特有的气质总是会招致他人的不洁想法。
总裁看禹智皓一直盯着自家儿子不免尴尬,示意性地咳了声。
“这是我儿子朴经,才初二年纪小,可能有点娇纵你别见怪。”
“不会,既然总裁有事就先走吧,方案我会写好明天交给您。”禹智皓自知失礼,赶紧恢复了面上的平静,找了个说辞想借机离开。

小祖宗 壮壮老师视角

①那次表演黄鹤楼,小祖宗竟然把领扣解开了,说实话我着急了,因为这是之前没有过的事儿,下意识地一把抓住他想继续动作的手,扫了眼深得能养金鱼的性感锁骨,心猿意马地咽了口口水,你们是不知道小祖宗身上有多嫩多白净。

②上回在北展把小祖宗推一大跟头,我是着实没料到,怎么就使了那么大劲给推倒了呢?小祖宗起来后惊讶得笑骂中爆了粗口,我嘴上在圆话接茬儿,心里却慌得很,小祖宗最近腰不好,我这没轻重地一推万一又伤着腰那可不是开玩笑的,看着他撑着腰的手和略微皱起的眉头恨不能抽自己几个大嘴巴,下台麻溜儿给好好揉揉才行。

③小祖宗二十岁生日那天晚上是在我家睡的。年轻人聚在一起谈天说地太闹腾,师父喜静吩咐了几句就提前回玫瑰园了。
那会儿小孩酒量还没有现在这么好,喝了几瓶啤的脸就泛红,小奶音含糊不清地哼哼唧唧听得我浑身燥热,我一张胳膊小祖宗就乖乖地跳到我身上挂住了,把小祖宗抱回家安抚好我就躺在旁边看着他,两条光腿不老实地乱蹭,愣是把薄被蹬到了地上,粉色的小嘴撅着嘟囔,什么?“老阎抱抱”?没听错吧?赶紧挪过去把小祖宗搂在怀里,是暖气太足了吧,真热。那个,老阎能亲亲你吗?“不行不行~”,好吧,都听你的,没法只能起身去卫生间解决下生理问题。
十八岁没成,十九岁没成,二十岁还是没成,心里骂自己忒怂,就是没狠下心来把小祖宗给办了。还不是因为小祖宗太怕疼,他没做好心理准备我绝对舍不得强上,那么金贵就怕给弄伤了,那我得恨死自己。